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三晋之窗 > 文旅山西 >信息页

油画板山

信息来源:山西经济日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5-20 17:33    被阅览数:


  从山脚仰望,简洁的大色块构成大气磅礴的群山,青绿墨绿土黄灰白还有亮眼的深蓝浅蓝,板山身背色谱在雾霭中忽隐忽现,白云在群山间升腾,风吹云动,将天空擦得无法再蓝。

  沿山腰石头路向上攀,面前是群峰壁立,背后是绝壁千仞。山势绵垣,重峦叠嶂,巍峨峻峭的人间天堑。放眼,山脊像一条细细的腰带迤逦于半空,雾岚轻纱般飘动。千峰起伏仿佛万马奔腾踏云而来,风在刀劈似的崖边呼啸,喊一嗓子,朝着风起云涌的山谷,声音忽而就散了。

  伫立山间,我突然成了一个丢失了言词的人。

  与山对视。这千锤百炼的太行山脉,雄伟阔远,奇峰高耸,形态万千,风霜以它为磨刀石,石头风蚀斑驳,刀锋坚韧凛冽。将耳朵贴近山岩,就贴近了一段动人的神话传说,贴近了那段血与火洗礼的红色岁月。

  山径盘桓,忽上忽下,奇峰在左,巍峨绵延,神话在右,风生水起。看,女娲正在炼石补天,焦龙大战黑龙胜负难辨,二郎神把大黑鲨的头身一戟斩断,桃花寨里公主与王子相濡以沫,情比金坚。

  “欲得圣涧水,除非圣人来”。当记忆与水关联,一股清泉就是历史无意中伸过来的一条藤蔓,左权将军带领军民开山凿石,一条长渠引水至左会村,清甜的味道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根血管里流动,从此,圣人泉滋润着无数干涸的生命。

  俯首猫腰,我钻进了石块垒砌的碉堡,一块块坚硬的石头托举着时光的重量,将脚步放慢,仿佛置身于岁月深处黑暗的段落,侧耳倾听,只有呼呼的风声,从小小的石砌方口望出去,远山如黛,壮丽优美,岁月静好。风顺着瞭望口吹进来,脚下泥泞如故,曾经温热的气息早已不在,遥想黑暗中的守护,那一双双凝视远方的眼睛,曾闪烁着怎样热烈的光芒。此刻,凝视这一块块冰凉的石头,每一块石头仿佛就是一个腾挪肢体的生灵,每一块石头都有一颗不屈的灵魂,黑暗中我寻找那些远去的脚印,但,一切了然无痕。

  这一刻,我不能丈量你的深度,我只是想踏着你们的足迹前行,触摸那黑暗中的警觉,听一听那子弹和石头撞击时的脆响,触感那枪口喷涌的怒不可遏,那炮火硝烟中的勇毅坚定。年轻的你们在低矮的碉堡里顶天立地,用热血和生命点亮了历史的天空,铸就一个个精神的高地。

  太行山的这一段,是天然的铜墙铁壁,在烽火年代,八路军一面利用地理优势阻击侵略者,一面在山脚下构筑安扎军工生产基地。当年,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修筑的明堡、暗堡、投弹所、观察所似星火散落在山上各处,联接各工事的交通壕长达6公里,团指挥所就是板山上的灯塔,为军民指引着前进的方向。

  与画对坐。山风调和色彩,阳光拼凑色块,清露为溶剂,岚霭、云朵、花香为溶质,在温度的升降中空气变成了一个大染缸,色彩翻滚,岩浆般的绛红与藏青,冰瀑般的洁白透着冷峻。拿起画笔,看,色彩爬上了最高海拔,墨绿、黛青将灰白的山石浸染。看,色彩飘进了山下的村庄,金黄的玉米,大红的辣椒,五色的豆子正在屋顶的砂石板上晒太阳。晨雾散了,悬崖峭壁之上,五彩斑斓,堆锦叠绣。晚霞落下,红叶遍野,燃烧不息,一山的相思动人心魄。这恬适宜居的村子,恰似一幅田园梦境。

  如果带一部相机来板山走一走,一幅幅美景就跳进了镜头。群峰雄姿,日出东山,云海苍茫,雾锁千峰,斑斓秋色,奇妙雪景。随季节更迭,角度变换,位置改变,山巅风光美不胜收,令人拍案叫绝。

  与山对坐。亿万年隆起的巍峨,千百年堆垒的大美。内心忽而有了山的笃定,从容与安静。一座座山峰仿佛是人生的精妙导语,人与大山的心灵对话就从这里开始。空山无人,鸟鸣稀落,聆听山语,就是与历史的深层对话,文化浸染,岁月洗礼,让我们再一次坚定初心。聆听山语,触摸村庄的崭新变化,青山绿水,生命拔节,振兴,小康,前进的脚步永不停止,直到河流变成清露,山雾化作云霞,寒气变成满山的霜花。

  板山,这风霜雨雪洗礼的铁划银勾,鬼斧神工雕琢的钟灵毓秀,沧桑历史铸就的恢弘气度,壁立千仞挺起铮铮傲骨,点横撇捺将太行精神写就。板山,鲜艳的红尽显河山大美,青山披纱,行云流水,自然淳朴,将古老传说、红色岁月、青绿宜居完美融合。

  板山,是一个动人的古老故事,一首气势磅礴的史诗,是一曲动人心魄的尘世绝唱,更是一幅至美的妙手丹青。

赵秀红